Comments 劇評/報導

 
 

紐約《國劇雅集》58 週年公演紀盛


中一

(轉自 2009年10月19日 弘報)


     《國劇雅集》(簡稱《雅集》)是紐約,也是美國,歷史最悠久的京劇票房,成立于1951 年,今年九月廿七日有紀念58 週年的公演。本文目的是報導演出盛況,但因雅集向來不太重視宣傳,可能很多人尚不知道這票房的底細,故請先容我三言兩語作個簡介。

     1940 年代末期,有許多中國留學生來到紐約附近的大學進修,内有不少資深的京劇票友,相識之後時常聚會。到1951 年,郝德元(名淨郝壽臣之子), 卓孚來,趙培忠 (趙培鑫之弟),和我四人發起創立《國劇雅集》,兩年後作首次公演,前有清唱,後有綵唱的《汾河灣》及《全本奇雙會》二劇。因爲這是梅蘭芳大師1930 年在美獻藝後的首次京劇演出,自然轟動一時,觀衆從各地雲集紐約,包括駐美大使顧維鈞博士欣從華府趕來。

     以後的五十多年,《雅集》十分活躍,先後曾作86 場公演,歷獻了206 齣戲,除去重複的,仍有 103 齣。國外的環境困難,演這麽多的戯實非易事,當然在半個世紀的時期内,人事變遷很多,會員有外遷的,退出的,亡故的,幸有新人補進,仍顯興旺,前前後後參加過演出的人數要在一百以上。當初的元老,德元修完教育博士便囘北京去了,孚來早已遷居美西,培忠在加州已故,僅我一人仍留紐約,繼續參加活動。

     今年58 週年紀念,共演出四齣戲:(1)《小宴》,(2) 《春閨夢》,(3)《穆桂英挂帥(捧印)》,(4)《沙橋餞別》。四劇由五位會員分飾主角,其餘角色則邀請專業京劇演員擔任。這一點是和我們草創時期的情形截然不同的: 當年並無專業京劇演員在此,所以主角配角小角,甚至龍套,全部要由票友自己擔任 ,極其困難。雅集在這種環境下,卻能上演過很多大戲,例如《八義圖》,即《趙氏孤兒》,就演過三四次,且由不同的人演唱。可惜1968年的《八義圖》沒有唱成,因臨時有歹人恐嚇要丟炸彈,為保觀衆安全,我們只得決定輟演。(我曾為此事寫過一篇文章洩憤,題目是《八義圖與不義徒》。)

     《小宴》是呂布與貂蟬的故事,由胡北山飾呂布,請關靜蘭和李民(二位俱屬北京京劇院)分飾貂蟬王允。胡北山是電機工程碩士,剛從《聯合工技》大公司退休,他身材高挑,扮相頗合大將身份,嗓音嘹亮,唱做曾經葉派小生張景濤指點。此劇他已露演過幾次,駕輕就熟,他很會演戯,能把呂布的急色情態刻劃得維妙維肖,甚是難得。貂蟬的角色並非關靜蘭本功,算是反串性質,但她仍能演得入情入理,與本功無別。

     程派名劇《春閨夢》是講新婚男子王恢被徵入伍, 其妻張氏思念殷切,夢見夫君歸家團聚,一場空歡的故事。飾演張氏的何青意是藝術碩士,抽象畫家,開過多次畫展。她自廿五年前認識趙榮琛後,就醉心程派,跟他學戯,以後又從李文敏學,曾獻演過不少程派名劇,2008 年參加天津第九屆和平杯中國京劇票友邀請賽,榮獲《雙十佳票友》稱號及特別榮譽獎。此次為演出新戯,青意特地兩度飛往天津請王楣幫她加工,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,果然大有進展,從水袖上就看得出來。後面一段二黃快三眼裏身段特繁,要載歌載舞,極見功夫,她演得可圈可點。飾演王恢的王泰祺(上海崑劇團),乃俞振飛的高足,藝術高超,他與《雅集》交情很深,不管我們需要的角色多大多小,他縂有求必應,這次王恢戯分不輕,他與青意好幾次有兩人配合呼應的身段,演來尤其可觀。

     《穆桂英挂帥》,梅派名劇,我們演《捧印》一折,敍述她由不願挂帥轉變到答應挂帥的過程,由鄭麗波主演。麗波是一位物理博士,在美國國家衛生所主持研究肌肉運作的問題,現剛退休。她從小喜愛京劇,遠在1953 年就已拜張君秋為師,那時期張派尚未創立呢!後來她又跟梅派名琴倪秋萍,郭曉農,嚴仁安等精研梅派,她眼睛大,扮相好,嗓音亮,一切條件極佳,我最欣賞的是她的道白,超出票友水準,本劇除把大段唱腔慢板,二六,流水唱得工穩以外,還有大段道白,她正好一展所長。還有《九錘半》鑼鼓裏的漫長身段,十分完美。配以張秋偉(上海京劇院)的佘太君,唱做老到,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 大軸《沙橋餞別》是唐太宗派遣玄奘往天竺取經,在沙橋送別的故事,雖然情節簡單,但場面雄偉,唱段眾多,老生小生正足各獻其能。飾演玄奘的是齊家旦,他學生時代在臺灣隨小生名票賈雲樵學戯,來美後與葉少蘭論交,私淑葉派,他戯齡長達六十年,唱做皆臻上乘,說他已達專業水準,未為過也。家旦有經濟碩士學位,是華人第一位獲得特許財務分析家頭銜的專家,自參加《雅集》後,家旦演過四十餘齣戲,而且當過會長廿三年,任勞任怨,是《雅集》的重鎮。這次演玄奘,該戯未曾學過,故他的五段唱腔乃根據錢江兄的光碟,並參考蕭潤德和金喜全的演出,融合而成,甚是動聼,他的特點,是採用較快的尺寸來表達唐僧樂於代唐王西 行取經,興奮喜悅的心情,確實很有見地。飾演唐太宗的是《雅集》現任會長金茜琳,她接任以來,不吝出錢出力,是《雅集》新的重鎮。學歷方面,她是化學博士,曾在企業界大展鴻圖。她投入京劇才只十年,但聼其唱,功力是遠遠超越戯齡的。她先跟張少樓學余派老生,演過《失街亭》《空城計》《搜孤救孤》等戯。現張老師年高,故《沙橋》改請陳志清教導,陳是余派名家(余叔岩是他的姑丈),不過老師在北京,學生在紐約,如何教呢?乃是通過越洋電話傳聲。昔日趙榮琛向程硯秋問藝,一在重慶,一在北京,只能函授,現在可用電話,方便多了。茜琳非常用功,把六大段唱腔都唱得熟練非常,韻味淳厚,而且扮相恰合帝王身份,是一次成功的演出。

     最後談談文武場面。《雅集》常駐的鼓佬是黃世榮,京胡李海龍,二胡包茉莉,月琴趙正平(皆來自上海京劇院),個個技藝精湛,是這場公演的當然樂隊,《沙橋餞別》即由他們伴奏,効果極爲整齊出色。《小宴》的京胡則由王正明醫生擔任,王兄不是我們的會員,乃是客串。他是一位擁有紐約註冊執照的中醫及針灸師,也是西醫的物理治療師,乃我認識的琴票裏最癮大,最用功的一位,每天要練二三小時,週末更多,手音很好。這囘他初次登臺,所拉的倒板過門盡花俏之能事,驚動四座。《春閨夢》因何青意平時都請胡曉峰(天津京劇院)吊嗓,台上自然也就請他主持文場了,有李石生二胡,和謝筠的笙。《挂帥》的伴奏有我在内,我因年輕時唱梅派,也迷上了梅派二胡,《雅集》幾十年的公演,大部分由我擔任二胡,初期與卓孚來兄,後與樂亦平兄合作多年,近期則與嚴仁安先生同台,可惜嚴先生目前身體欠佳,所以《挂帥》改由李海龍和我合作,按例是他的京胡,我的二胡,但海龍突然建議我們二人對換樂器,我拉京胡,他拉二胡,起先我感到如此安排不妥,繼想他是鼓勵我做做新的嚐試,我實不該辜負他的好意,恰巧我近來剛買到一把品質不差的京胡,正好上台一試,故就接受了這項建議。初奏京胡,非得全神灌注,幸而有精彩的二胡月琴幫我,倖能順利完成任務。

     我們租用的場地是時裝學院的大禮堂,相當美觀,七百多個座位也很舒適。我們備有中英文字幕,俾觀衆無論懂不懂戯, 包刮洋人及土生的華裔,都能瞭解劇情,他們熱烈捧場,勇於鼓掌叫好,造成極佳的氣氛。

     劇終人散,興奮地參加慶功宴, 是大夥最歡樂的時刻。演員,樂隊,前後台職員,都鬆了口氣,互道辛苦,互賀成功,不亦樂乎?我在欣慰之餘,心中默禱,但願:《雅集》欣欣向榮,會員和衷共濟,人人藝術猛進,年年多演好戲!